【旅遊專欄】失落千年的約旦玫瑰古城

【旅遊專欄-旅行成癮的少年】失落千年的約旦玫瑰古城

約旦於我來說是一個遙遠的國度,連綿萬里的黃沙赤土,還有那座失落千年的玫塊古城,都彷彿只是電影裡的場景。第一次聽說佩特拉古城時並沒有很大的感受,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只沉醉於寬闊浩瀚的大自然,至於古建築嘛?就總是有一種莫名的距離感。直至2018年5月,我抬頭仰望這片曾經盛極一時的古代納巴特王國,忽爾由衷地感受到一種蒼涼的時代感,然後我再也逃離不了佩特拉的魔咒。

1

1

約旦的佩特拉古城曾經是亞、非、歐陸路貿易路線的必經之地,因紅海的海上貿易逐漸興盛而被遺忘。當地的貝都因人一直知道這片土地卻從不對外公開,直至1812年被一個瑞士探險家重新發現,失落古城從此再現人間,更被列為新世界七大奇蹟之一。整座古城雕刻在海拔約1000米高的峽谷中,入口是一條長逾1.5公里的通道,因而有「蛇道」之名。同行的友人已經是第二次造訪佩特拉,當時的我不明白到底有什麼驅使他在兩年間再次重臨這裡,畢竟這邊的入場卷一點也不便宜啊,而他亦沒有多作解釋就預先買了古城三天的入場卷(約85美金)。

1

千年不衰的美學

蛇道是一條高達百米的岩石裂縫,時寬時窄的峽道讓我差點有置身美國羚羊谷的錯覺。早上的陽光照射在色彩多變的岩壁上,時而聽到身後的馬車咯咯作響,更有一些打扮得像電影中海盜的人在來來回回,讓每一個轉角都充滿著驚喜。在蛇道中行走的感覺是奇妙的,在期待看到想像中的畫面的同時,又渴望將這種刺激感一直延伸。我沿著蜿蜒石徑一直走,直到友人眼中突然閃出興奮的目光,我便知道傳說中的Treasury即將出現眼前。雖然來約旦之前算不上對這邊很有興趣,但終於到達的瞬間還是不由得緊張起來。一步、兩步,岩石的峽縫由一條窄巷慢慢變得開闊,淡粉紅色的卡茲尼神殿就這樣安靜地凝視著我,傳說中的玫瑰古城,我們終於見面了。

1

 

神殿是由一整塊砂岩雕刻而成,每一座雕刻的細緻程度都足以花上一生去完成,若果不是親眼看見我根本不會想像到世間上存在著這一種美麗,也絕對不會相信人類竟然可以從一大片峽谷中雕出一座千年不衰的古城。我呆座在神殿前仰望每一塊岩壁的形狀,耳機播放著宮崎駿為電影天空之城毀滅時配上的樂曲,那一刻我覺得面前這座古城就是我的天空之城,有時我會想消失也算是一種永久封存,有一種淒美只適合放在心裡最平靜的角落。「來吧,前面還有很多不同的建築呢!」我回過神來跟著友人穿過另一條峽道,才發現卡茲尼神殿只是整座古城的入口,到達廣場後還有幾十座大大小小的建築一直依著岩壁延伸,除了不同的墓室以外,還有其他神殿,羅馬劇場等等。

1
 

 

15%的古城100%的震撼

每次看到這些古文明遺留下來的痕跡,總令我心生敬畏。無論是秘魯的馬丘比丘,墨西哥的瑪雅金字塔,埃及的古金字塔,還是約旦的佩特拉古城,他們都敬拜大自然,並善用天然資源去建設。到底幾千年以來,人類是不斷進步還是退步?整個古城目前的面積大約264平方公里,據說還有85%的古城範圍未被開發,因此大約每隔十年便會有重大發現。雖然古城中心區域僅約6平方公里,但中間的山路相對崎嶇,在烈日當空下要走訪所有景點還是有一定體力需求,然後我終於明白為何友人要買上三天的門票。黃昏的古城比早上冷清得多,大部分遊人都陸續離去,剩下真正住在古城中的人。正午時的佩特拉是璀璨奪目的,現在的佩特拉是溫柔的,帶著一點歷盡滄桑的餘韻,我很享受這種寧靜的時刻,卻不得不感到悲傷。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我們只是流沙,旅途上看到更多只為明白我們永遠看不夠。每一個輝煌的年代都總有褪色的一天,歷史交替、時代興衰,我們從來沒有擁有也沒有失去。萬物都在循環之中,但我還是固執地確信生命是有意義的,至少每當我凝視一首詩,一件藝術品,甚至置身於這片山谷之中的時候,有深深被撼動過,那不就是最美好的事嗎? 

1

想安心到約旦旅行,出發前記得經 https://www.gobear.com/hk/travel-insurance 網站為你的旅程“購買旅遊保險!

比較全港不同旅遊保險

 

作者簡介:

Kanya - 旅行成癮的肯亞少年
獅子座。自由寫作人,沉迷背包旅居。自然是信仰,夢想隱居山林。
獨自走過東西歐、中南美、澳洲、紐西蘭、北非、中東。骨子裡是個男孩,不怕什麼,只怕錯過。

1

 

 

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