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天堂與地獄,美股在2月中時才創出新高,想不到在2月尾時迎來大調整,最後一個星期的跌市尤其慘烈,稱得上是小股災。有多慘烈?讓我們看看數字。2月最後一個星期,道指大跌3500點(一度跌近4000點)。但專業投資者更愛看標普指數(標指),標指一星期就跌了11%—有多差?是2008年金融海嘯後最差的一星期表現。

標指的調整來得深,也跌得急。標指由頂位回調10%,只是用了6天,是美股史上最快(美股當然有試過單日跌超過10%,但並非在高位)。

俗稱恐慌指數的VIX(量度預期波幅)升至接近金融海嘯後的高位,而VIX一星期抽升兩成,升幅之快也僅次於金融海嘯。市場可謂是恐慌拋售,「要錢不要貨」。

新肺炎只是導火線

為甚麼會這樣?

表面的答法,當然是因為新肺炎疫情未受控,更擴至中國以外,成為全球問題,投資者擔心疫情影響供應鏈,企業盈利,經濟前景之類。

但筆者並不同意這說法,新肺炎頂多是導火線,並非美股大跌主因。為何筆者如此認為?看看美國的疫情,仍然是相當小規模,完全不能和「重災區」韓國意大利相提並論。而美股卻比這些股市跌得更快更深,甚至遠超於最先爆發的中國。

股市是否大跌,除了看疫情人數,對經濟及盈利影響外—還有就是估值,以及投資者是否已有預期。明顯地,美股投資者太過大安旨意,估值也高,才是大跌的主因。

二月中,疫情在中國甚至亞洲已經是每天頭條新聞,但當時針對機構投資者的調查顯示,基金經理大多認為盈利及經濟會繼續向好,持有股票比重是2年最多,現金則是6年最少,只有不足兩成投資者認為疫情是重要的風險。

同時間,美股過去幾年一直跑贏全球股市,但盈利增長似乎未能追上估值。例如追縱科技股的FANG+指數,在今次調整前,預期市盈率是34倍,和羅素1000增長指數在00年科網泡沫爆破時嘅估值差不多。市況一片向好時大家總會找理由,但到逆轉時則人人都有大量獲利空間了。

興奮的不只是機構投資者,散戶也十分瘋狂。美股其實也出現了「一街股神」的現象,散戶在論壇上天天分享短炒Tesla及Virgin Galactic好過上班。同時間也看到期權交易量大增,投資者加大槓杆,而散戶交易量也是大升,這些都和香港「師奶入市」的情況相似。

當然,事後孔明容易,身處其中則難以察覺,而即使是冷眼旁觀,也很難預測哪一根稻草才會壓垮駱駝。

以上均是歷史,之後部署如何?筆者仍是傾向樂觀。即使不敢現在低位買貨,也不應該現在將股票沽出。

金融系統仍穩健

看股市的確是血流成河,但是否環球經濟就此陷入衰退?倒也不一定。況且,衰退期間股市有時也有好表現。留意的是金融系統似乎仍然穩健,美元同業拆息在股災的一星期大跌,當然是預期美國聯儲局減息,但也代表銀行間資金沒有斷裂。無論如何都不似是金融海嘯重演。

另外,市場似乎已相當恐慌。歷史證明,在VIX如此抽升後入市,贏面相當大。加上美國10年債息跌至近1.1%,股市的相對估值已經急速回落。而美國聯儲局繼續維持,甚至擴大寬鬆政策,應是大概率事件。別忘了特朗普原本勝券在握,是1賠1.5的連任大熱,他怎可能容許美股大跌有機會左右他的連任大夢?特朗普向來有向聯儲局施壓的慣例,現在聯儲局減息或擴表,倒也是理直氣壯了。

美股高位已跌超過10%,後市還看是否會跌至20%(一般人定義的熊市)。若不跌至20%,似乎可以安心持有,甚至加大倉位。

此話何解?外媒CNBC做了個簡單統計,二次大戰結束後75年,美股共有26次高位回落10%的紀錄,平均調整約14%—以此為參考則我們已完成調整大半。而平均股市在4個月內就可以反彈。

但若果是調整20%呢?數字又不一樣了。二次結束後至今75年,美股只有12次由高位回落20%—但這12次平均要回調32%,而反彈平均要等兩年。

所以很老套的說句,未來兩星期就是關鍵。說來也奇怪,2018年尾,美股正好由高位跌了19%—但隨後則在2020年反彈。

 

想趁跌市買美股?當然要開個美國股票戶口,立即用GoBear一click比較和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美國證券戶口,以讓投資更得心應手!

 

李聲揚專欄其他文章:

 

*本文的內容均為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GoBear HK的立場。

伸延閱讀

李聲揚

李聲揚

Ivan Li - 精算second lower,CFA。教過書,做過投行,服侍過中西坡港老闆。已婚,無小朋友,自住樓一層。到過古巴,寮國,科索沃,瓦努阿圖,切爾諾貝爾,還是上網最好。悲觀的樂觀派,外向的內向型,和理非的反社會,被當成左派的liberal。吃喝玩樂旅行睇書睇戲,主要都係鍾意錢同寫文。相信人生如現場睇波,噓聲來自cheap seats。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