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幾乎環球所有股市均出現明顯下跌,大部分由高位計,下挫幅度更逾兩成,技術上步入「熊市」。以亞洲股市為例,港股恒指年初至今下跌逾14%;A股更加「一潭死水」,上證指數今年來下挫幅度達20%以上。不過,唯獨美國股市,即使經歷10月小股災,以及近期反覆波動,三大指數年初至今仍錄得約2至4%升幅。究竟是甚麼原因使美股跑贏環球其他對手呢?

美股首三季跑贏環球大市

實際上,若仔細看今年美股升勢,發現大部分升幅均來自首三季。以道指為例,首三季升幅達7%以上,惟10月至今,則錄得超過4%跌幅。歸根究底,首三季表現強勁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減稅政策,以及當地經濟數據理想有關。自特朗普上任後,其中一項積極落實的政策就是減稅。以今年1月實施第一輪減稅政策看,企業所得稅稅率從15%至35%的累進稅率降至21%的單一稅率,個人所得稅稅率的七檔稅率亦從原來的10%、15%、25%、28%、33%、35%及39.6%調整至10%、12%、22%、24%、32%、35%及37%。伴隨著企業減稅威力漸漸浮現,美國企業上半年盈利增長理想,平均升幅逾兩成;再加上個人稅寬減後,市民更有意欲消費,從而拉動經濟表現。在一片「歌舞昇平」下,難怪美股首三季能夠完全跑贏環球其他股市。

想投資美股市場,立即開個美股戶口!

貿易戰、加息添陰霾

不過,正所謂「花無百日紅」,隨著特朗普年中起與中國開打貿易戰,美國經濟、股市及企業盈利情況等逐漸起了變化。今年7月初,特朗普正式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當時市場還是簡單地相信,若以貨值計算,中美互相加徴關稅,輸的必然為中國。不過,在其後分別再對價值160億及2000億美元中國貨加徴25%及10%關稅後,開始連美國企業也「叫苦連天」。當時《華爾街日報》及諮詢公司《Vistage》對七百多家小企業進行月度調查,小企業的樂觀程度更跌至自近兩年來低點。而接著美企第三季業績期,更實在地看到關稅對企業的影響。以全球最大礦業機械製造商Caterpillar為例,雖然上季盈收表現優於預期,惟受鋼材價格和關稅影響,原材料成本上升,更未有如預期般上調全年每股盈利預測。反映在貿易戰陰霾下,美企盈利前景變得審慎。一旦業績持續「走樣」,未來存在估值下調可能。若企業估值向下修訂,現時美股估值的確處於偏高水平,到時候自然有向下調整的風險。

美國加息步伐亦是另一主導美股去向的因素。現時市場基本預期,年底美國聯儲局(2018年12月18至19日)將會進一步加息25點子,下年將再加息2-3次。惟要注意的是,往後市場對美國下年加息步伐的看法會否轉變。一旦美聯儲取態持續地「鷹」,又或是在點陣圖中看到加息步伐加快的話,對美股亦為不利。正如上文指出,現時市場開始擔心下年企業盈利及經濟增長放緩,若儲局「一意孤行」進行多次加息,一方面會令企業借貸成本上升,另一方面亦使美國經濟前景變得不明朗。

總括而言,雖然美股現時還未到見「熊」的時候,惟在稅改效應漸減、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企業估值被下調,以及加息步伐可能偏「鷹」等陰霾籠罩下,未來的確有機會緊隨環球股市步入熊市格局。以道指為例,一旦見「熊」,相信技術上至少回跌至約21,500點左右水平(以2018年10月3日高位26,951點下跌兩成計)。以2018年11月13日收巿價計,潛在跌幅亦有近15%,投資者自然不可忽視此「計時炸彈」。

熊市下的策略

當然,無人希望股市見「熊」,若果真的要見,下一個問題定會是可以如何應對。正如本文開首指出,傳統上技術熊市以高位回調兩成來計算。不過,若然待股市下跌兩成後才止蝕離場,恐怕已經「為時已晚」。熊市甚麼時候來,以及以甚麼形式來,都是無法預測的。投資者唯一可以做的,則是考慮所有風險來避免災難。好像在建房子的時候,應該考慮所有災難發生的可能性,建立最安全的房子。股票市場亦一樣,投資者在入市時,應該先做功課,深入了解自己想買的股票,並做到適當分散,切忌「人云亦云」,「all-in」單一股票;當投資者處於熊市中的時候,在部署上應該盡量「減磅」,增加持有現金比例,策略上可以轉為「短打」,但不宜過份進取,要控制注碼及做好風險管理。直至熊市尾聲,估值下跌至過去5年平均值低約2個標準差(SD)時才再作中長期部署。

黃偉豪

黃偉豪

中民證券(香港)研究部董事。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取得金融服務系榮譽學士學位。近10年證券市場工作經驗,專責分析香港股票,亦擅長於衍生工具投資部署,對指數及股票期權甚有研究。對外定時為不同電視及電台任財經節目嘉賓,亦經常接受本地報章及雜誌訪問。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