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在港股中,內銀股一直是中長期穩健的投資選擇,相信絕大部分投資者都不會反對。不過,於5月下旬,內蒙古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被人民銀行和內地銀保監會接管,並由建設銀行(00939)托管;至上月底,再傳遼寧錦州銀行出現流動性危機,並引入工銀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及信達投資等作戰略投資者。在過去兩個多月內,先後經歷包商及錦州銀行被拯救,接二連三的中小型內銀財困,是否代表內銀行業已經出現系統性風險呢?究竟有否改變市場對板塊的投資考量呢?

拯救包商及錦州方法各異  有何啟示?

在分析內地中小型銀行是否出現系統性風險之前,可以先嘗試比較拯救包商及錦州銀行的兩種不同方法。對於包商銀行,人行及銀保監等聯合接管一年,以防範系統性及道德風險,確保業務不會中斷,以最大限度保護存款人和其他客戶的合法權益。而安排建行作托管,是希望利用國有大銀行的經營理念、管理經驗和金融科技等領域,幫助包商銀行改善經營。在人行接管後,已表示對5,000萬元以下的對公存款和同業負債,本息全額保障;5,000萬元以上的對公存款和同業負債,則由接管組和債權人平等協商,依法保障;至於錦州銀行,拯救方法大為不同,為加快推進市場化改革重組,引入工銀金融資產投資公司、信達投資、中國長城資產管理公司三家戰略投資者,目前只是尚未清楚將以什麼價格來收購。用此方法的目的是為了向錦州銀行注入大量資金,克服其流動性問題,因為早前有報導稱錦州銀行遭同業列交易黑名單,若長此下去會被拖垮。

從監管接管到引入投資者紓困,內地於兩個月內,對兩家問題銀行的風險處置方式截然不同。與監管接管包商銀行相比,錦州銀行引入外部投資者有助於提升市場信心,維護市場穩定;引入不良資產管理機構作為股東,亦可在股權重組的同時,有效化解不良債權,可以說是更市場化及更主動的做法。相對來說,接管的方式是相較嚴重的,需依靠銀行自身來化解風險,壓力難度自然比較大。若非包商銀行為非上市公司,內地亦可能不會用此方法。從側面來看,以不同方式來解決相類似的問題,某程度上可反映內地現時在政策決策上具手段及具彈性,方向性上算是利大於弊的。

內地金融市場是否出現危機?

正如上文指出,接二連三的中小型內銀財困,是否再次凸顯內地金融市場具結構性問題?究竟中小型內銀是否已經出現系統性風險?談到結構性問題,內地銀行間流動性目前來說依然充裕,且回購利率亦穩定,但部分中小銀行及非金融機構仍然面對融資困難問題,當中主要受到現時內地信用分層的現象所影響,即大型或高信貸評級的機構更容易取得信貸,相反中小型銀行則較難獲得流動性。另一方面,中小型金融機構管治結構和風控管理不如大型銀行,加上部分中小型銀行股權結構複雜,容易形成關聯交易,甚至部分大股東會掏空銀行,又或是地方官員干預銀行貸款等。除此之外,中小型銀行的客戶質量不像大銀行多為大型企業,抵抗風險能力較低,一旦內地經濟環境下行,企業賺不到錢,潛在的違約風險就會浮現出來。的而且確,未來中國經濟進一步下行風險仍在,預期更多企業將倒閉,中小型銀行的財務問題或將進一步暴露出來,不排除未來將有更多銀行「爆雷」,內地金融市場某程度上確實存在結構性問題。

金融風險暫只出現在地區小型銀行

然而,目前說中小型內銀出現系統性風險則有點言之尚早。實際上,現時存在金融風險的主要是區域性小型銀行,並非在全國性出現。加上以內地監管機構層面來看,目前仍然有充足的政策工具(例如:定向降準),來化解風險及維持金融系統穩定。但投資者要留意,個別外資投行預期,中國整個銀行業有約2.4萬億元人民幣資金缺口,陷入困境的銀行資產總額達9.2萬億元人民幣,佔中國商業銀行體系規模約4%,亦佔內地生產總值近10%。可想而知,一旦經濟下行速度較預期快,且控制手段失效的話,潛在的系統性風險的確不容忽視。

大型內銀是否毫無隱憂?

相比起來,大型內銀沒有存在明顯結構性風險,是否代表可以在此中小型內銀「風暴」中突圍而出,值得看好呢?雖然從基本因素上看,大型內銀確實問題不大,惟看法上仍有保留。在上述提到的包商及錦州銀行事件中,不難發現大型內銀從中其實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 - 拯救者。若隨著未來中國經濟真的進一步下行,更多中小型銀行出現財務問題的話,每次也可能要靠大型內銀來救亡。雖則說目前拯救規模佔個別大型內銀的資產及盈利規模來說很少,惟長此下去,亦不能否定可能會進一步拖低本身盈利增速已經較慢的大型內銀。因此,雖然大型內銀並非是次潛在「風暴」的直接受衝擊者,但對她們而言,或多或少亦有一定影響。

內銀股價不樂觀 只宜作收息之選

說畢對大型及中小型內銀的看法後擇,投資者想知道的當然是如何部署此板塊。老實說,若看看在香港上市的內銀股中,其主要營運數據的平均值(見表一),過去三年整體均處於不俗水平,雖然淨利差及淨利息收益率整體呈下降趨勢,盈利增速的確不高;惟資本充足率及撥備覆蓋率等數據反覆上升,反映流動性相對充裕,再加上不良貸款率未見急升,壞帳風險可控,板塊確似一個穩健投資之選。若再細看板塊平均估值(見表二),行業平均今年預期市盈率及市帳率均不足5倍及0.7倍,配合平均股息率有約4.7厘,更突顯板塊中長線持有的優勢。不過,投資者需要想深一層,上述行業基本優勢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並非現時突然出現;反觀目前行業面對一定潛在的爆雷風險,即時買入股份以博取股價上漲,似乎值博率不高。反之,若是作中長期收息部署的話,四大國有銀行是值得考慮的,惟需反覆跟自己說,股價是具跑輸大市的風險。

表一

本港上市內銀股平均主要營運數據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淨利差 2.26% 1.95% 2.00%
淨利息收益率 2.38% 2.09% 2.11%
成本收入比率 30.67% 31.94% 31.14%
不良貸款率 1.52% 1.49% 1.62%
撥備覆蓋率 207.33% 211.74% 212.74%
資本充足率 12.44% 13.02% 13.68%
一級資本充足率 10.17% 10.49% 10.74%

 

表二

本港上市內銀股估值 2018市盈率 2019預期市盈率 市帳率 股息率
平均 6.30x 4.67x 0.69x 4.7%

*截至2019年8月1日

 

總體而言,目前內地中小型銀行還未出現系統性風險,整體內銀看法未致於過度悲觀。惟需注意,若及後接二連三有更多中小型內銀「出事」,的確會影響板塊的投資氣氛及未來盈利前景。投資者若是作中長期收息部署的話,四大國有銀行是可以考慮的;但若想在板塊股份身上獲取股價上漲的機會,相信則較為有難度了!

 

想投資內銀股作中長遠收息之用?、立即用GoBear一click比較和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證券戶口!

 

黃偉豪專欄其他文章:

 

*本文的內容均為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GoBear HK的立場。

 

伸延閱讀

黃偉豪

黃偉豪

中民證券(香港)研究部董事。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取得金融服務系榮譽學士學位。近10年證券市場工作經驗,專責分析香港股票,亦擅長於衍生工具投資部署,對指數及股票期權甚有研究。對外定時為不同電視及電台任財經節目嘉賓,亦經常接受本地報章及雜誌訪問。

更多文章